這是之前五月ICE場及歐美場曾經發過的先行無料試閱中的內容。

也因為我終於關窗於剛剛送印了,所以現在來宣傳OTZ

 

 

Summer.

 

裝著柳橙汁的玻璃杯外圍佈滿了水滴和清涼的氣息,原木色調的餐桌上左右對立的兩邊各自擺放著餐具和盤子。

 

瓦斯爐發出煎煮食物的聲響和味道,山姆˙威爾森正在忙碌著準備早餐。

 

慣性的一大早外出跑步,繞著外圍跑過廣場的倒映池、跑過國會大廈、林肯紀念堂這類大型建築物前、跑過……噢!還有那句『在你左邊』伴隨著,雖然今天沒有就是了。

慣性的回到家打開冰箱灌下一口冰涼的柳橙汁,隨後去沖個澡接著準備早餐,每日都是如此的規律。即便是在美國隊長來訪且長住下來後依舊是如此。

聽到臥室的門打開又關上,在戰場上待了四年養成的敏銳知覺感知到有人站在自己身後不遠處,當然這毫不費力尤其是當對方無意隱藏時,山姆聳聳肩嘴角撇了撇繼續手上的動作。

 

「唔哈啊……山姆你起得還真早啊……噢!是我,我今天又睡過頭了……」拿起煎鍋他一回頭就看到美國隊長史堤夫˙羅傑斯站在那望著掛在牆壁上的時鐘歉意的抓了抓頭。

 

再度的聳肩笑了笑,山姆把炒好的煎蛋放入桌上的兩個盤子中,擺放在培根旁邊。

 

「你最近這幾天都睡得有夠沉的,就算天花板掉下來美國隊長也不會醒吧。」他一邊將麵包塗上花生醬一面抬起頭看著史堤夫調侃。

 

早餐準備就緒,濃郁的香氣飄散在空間中。

沒拉上百葉窗簾的落地窗灑入大片耀眼的金黃色光芒,看來今天天氣很好呢……

 

「噢!美國隊長很可能還會拿起盾牌咻的擋掉落下的天花板,接著繼續睡。」山姆咬了口麵包,誇張的表演著史堤夫每次禦敵的閃躲姿勢。

這惹得史堤夫哈哈大笑,隨後在靠自己這側,已經莫名變成自己專屬位置的座位坐下。

 

「那你不就飛上天空了,飛的時候記得拉我一把啊。」眨著那對漂亮的淺藍色眼睛他俏皮的說著。

 

「Well……」山姆也坐了下來,將最後一口花生醬麵包塞入口中雙手拍了拍把麵包屑拍掉,「如果你早餐不要吃太多,讓你看起來跟外表差不多重那我可以考慮一下。」

 

聽到回話史堤夫失笑著搖了搖頭,很放鬆的笑著。

他還真沒想到獵鷹還記著上次在航空母艦上自己請求對方空中支援的那次。那段疲於奔波和整個神盾局對峙的日子現在回想起來倒是參雜了份懷念。

那是和山姆合作的契機,史堤夫其實沒想過他們之間會如此的有默契而且他不否認和山姆相處起來挺輕鬆的。

 

「嘿~兄弟。還沒睡醒?」舉起手山姆在他面前揮了揮,隨後又塞了口食物。

 

「噢抱歉。」他回過神來拿起叉子享用起擺放得很好看的早餐們。

 

時間掛在早上8點,史堤夫瞇著眼睛享受這頓每天都能吃到的美味早餐,不經意的、有些習慣性的他略微的縮起腳,在地板和腳之間留了些空隙,雙腳隨意的搖擺著。

早已迅速吃完餐點,起身在水槽洗碗的山姆回頭打算提醒一下對方在自己出門之後要做些什麼。在看到史堤夫的舉動後,他先是有些訝異隨後闔上微張的嘴,抿著唇笑了。

史堤夫正輕輕哼著美國四、五O年代帶著悠閒復古風的悠閒小調。

山姆將水龍頭關上,轉過身去靠著水槽拿起放置在一旁的乾淨淺米白色抹布隨意的抹了抹,將覆蓋在手上的清涼水滴擦拭掉。抬起頭撇了眼時鐘。

『還有一點點時間。』

山姆在內心這麼想著,隨後靠在那帶著微笑看著史堤夫。

注意到了他的視線,史堤夫回過頭對視上他,然後淺藍色的溫暖眼睛笑得彎彎的,接著靈巧的眨了眨。看著山姆會心的也笑了。笑著搖了搖頭。

 

「你今天心情很好?」

「我想我每天早上心情都不錯。」

 

山姆走到人面前微微的彎下身這麼詢問著,聽到他的問話史堤夫淡笑著微微的舉起叉子,那上頭是顏色漂亮的炒蛋。

山姆想他大概能懂對方話中的意思,連同那對淺藍透徹到像珠寶的雙眼所含帶的笑意。

他也一樣,每天早上心情都不錯。因為能和史堤夫一起用早餐,平淡卻又幸福的日常。

他們互看著彼此,安靜的相視而笑。山姆低下頭親暱的靠著史堤夫的額頭,沉穩的聲音溫暖的說。

 

「我該出門了,今天在退休軍人部有兩個活動。」

「祝你還有他們都能順利。」

 

史堤夫凝視著獵鷹的眼誠摯的這麼說,他知道山姆和退休軍人部的夥伴們都有共同的問題得去處理面對還有克服,他也只曾經和山姆聊過那麼一次而已。關於萊利。

山姆輕輕的笑著,靠了過來。明瞭的抬起頭,他們自然的親吻了下。就和每日不論是誰要出門前一樣。

總是輕輕的,溫暖而溫柔的親吻。

 

「掰~」

 

丟下這句話,山姆帶了個皮夾和車鑰匙就出門了。

當然車子是後來新買的,原先那輛灰色的車在上次逮住西特威爾明瞭事情的嚴重性正在商討如何破壞航空母艦的路途上就被酷寒戰士巴奇給毀了。

 

「嘖~我的方向盤……」甩著車鑰匙山姆想到方向盤被瞬間拔掉的畫面就感到有些火,當然後續上史堤夫為了讓他們三個安全逃離還拆掉了車門。

 

「結果還是我在柏油路上滾耶~」只要回想起那次,他就會忍不住的想抱怨。

 

當然這些都是事件結束後,山姆拿來調侃史堤夫的話題就是了。

史堤夫會很認真的聽,再誠懇的道歉。認真到讓山姆想笑,所以儘管一點都不在意,他還是想到就會提一下。只為了捉弄正直而誠實的美國隊長罷了。

 

「出發囉~」集中精神,山姆將思緒放到接下來的工作上。

 

車子駛離車道然後遠去。

在屋內的史堤夫注視著那輛熟悉到不行的車開遠,回想起他們剛認識不久就在那個與神盾局為敵的任務中讓獵鷹直接報廢一台車,也順道回想起那之後山姆不只一次戲謔的抱怨著車被毀還在柏油路上滾了好幾圈之類的。

每次史堤夫總是認真聽山姆說,這是他認為該做到的責任,而且……他可以感覺得到其實山姆很愉快,在對他抱怨的時候。

所以他也很樂於聽對方碎念,他知道要怎麼應付山姆。

 

「……得來想想該做些什麼事才行。」拿起還有些水氣和冰涼感的玻璃杯,史堤夫望著開遠的車影抿了抿唇才又低下頭將剩餘的早餐一掃而光。

 

早已習慣美國隊長的大食量了,每天的早餐獵鷹準備給對方的分量總是比自己的還要多出一倍以上。那又是一個讓史堤夫感到輕鬆自在的理由。

跟山姆待在一起總是如此,默契十足。不論是一起出任務打鬥也好還是一起生活也好……史堤夫想他其實還蠻喜歡這種愜意的日子。

 

「嗯……我看看要做些什麼事……」

 

吃完早餐洗好碗盤的隊長,站在冰箱前方看著用磁鐵吸住的一張紙。

上頭羅列了今天該做的事情,這是他和山姆之間的默契之一。家務彼此分擔,除了像準備早餐是由山姆來做這種早已固定下來的,每天都會像這樣由需要出門的人寫下該做的家事由比較悠閒的另一人來執行。

當然在神盾局隨著九頭蛇一起消失,那些這幾十年來和九頭蛇合作的人逐一曝光也消除的差不多的現在,美國隊長開始清閒了下來,自然這些工作就由他來擔任。

史堤夫也認為這是自己住在這裡生活必須該付出的勞動力。於是每日都是從這裡展開。

 

「洗衣服、拖地、除草、採買……OK~沒問題。」對著紙條點了點頭,史堤夫轉動了下肩頸,準備著手開始今天的家事。

 

瞇著眼看向落地窗外,金黃色的陽光飄飄蕩蕩的晃著。

在深色的原木地板上切割出多道耀眼的光芒。

啊啊~今天天氣真的很好呢。像這樣悠閒的每一日讓史堤夫感到滿足、幸福。在這裡,這個家裡和山姆˙威爾森並肩過著。在有需要時一同出任務,平常則是一起享受分享著生命中的美好、痛苦或是其他的一切。

他想這還真是以前想都沒想過的奢侈,有著一個人陪伴著其實是很好的。

望著洗衣機中不停滾動冒出的泡沫,他會心的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矢弦 的頭像
矢弦

water、wind、wood~

矢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