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驅……」

 

像是從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傳來的沉穩嗓音,破開光霧穿透了過來。那聲音讓他既懷念又熟悉可是卻一點也想不起來,卻讓平靜的水面從深處一點一點的起了變化。寂靜的水底深處冒出了些許的氣泡隨後擴散了開來。

 

「驅。師走驅……醒不來是嗎?」

 

聲音的源頭略微的感嘆著,沉思了片刻。

猝不及防的驅感受到額頭被一隻手給摀著,細小而零碎的波動傳遞了過來。濃重的光霧被破開,散發著淡淡亮光的圓形陣在他週身亮了起來。

 

『誰?』

 

與此同時驅的內心響起了疑惑,努力的想睜開雙眼。他覺得有個對自己來說相當相當重要的人在那裡,對方似乎想要喚醒自己。雖然想不起來那是誰也想不起他是為何而沉睡著,但是……驅覺得只要睜開眼看到可能就能想起來了,再想不起來也沒關係。

 

『對了!他可以和戀一起……戀呢?』

『嗯……戀?戀又是誰啊。』

 

愈來愈多的疑問隨著不知名咒語組成陣法的亮光一同朝他砸了過來,那靜止而寧靜的水底有更多的泡沫開始冒出上浮出水。身在其中的他奮力的掙扎著。

他想醒來、想醒來、想醒來!他想要看看聲音的源頭也想要找戀。絕對得醒來才行!

 

「水之波,炎之零。時之光,朔回。仔細聆聽吾之聲。破!」

 

已經碎裂的光霧在沉穩的聲音源頭那聲大喝後徹底碎成一片。

驅緩慢的睜開眼,飄動著某種動物柔軟而漂亮的白色皮毛晃過他的眼前。然後他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是身著黑白色調為主改良式和服站得筆直挺拔的身影。

那個人左肩披垂著一塊襄著華麗金邊有著浮誇金色暗紋亮麗紫色的緞布,那張興許平時總是沒什麼表情的臉上此刻有著鬆了口氣和參和著溫柔的淺笑。

在看到對方的瞬間,一種如同種子破土萌芽的眷戀衝動在驅的心中綻放開來。幾乎是下意識的他開口喊了句。

 

「始……始さん?」

 

語末的上揚代表著他的各種疑惑,他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誰、其實他也不知道這個人的名字。但是遠古靈魂記憶深處顯然是與對方有著什麼他所不知道的交集。那些交集深刻到即使他一點印象也沒有卻還能呼喚出對方的名。

在看到面前堅毅的身影的那刻,驅的內心就就盈滿著莫名的情緒,跨越千年的喜悅直襲了過來。眼前被從雙眼漫出的淚水給模糊成了一片。

 

「歡迎回來,驅。」

 

這麼說著那個人的手觸上了他的頭,下意識的縮著脖子驅閉上了眼。

柔軟的毛觸上自己的臉頰,略微的揮動著。他伸出手抓住,溫暖而舒適的觸感。但更多的是……

驅皺著眉睜開眼,他看到一條雪白的狐狸尾巴在自己的雙手之間。

測試般的他略微的動了下,那條尾巴也跟著他所想的上下揮舞著。驅睜大了雙眼大力的回過頭看著自己的屁股,他看到那條尾巴連接著自己的身後。然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是什麼啊!!!!!!!」

 

凌空畫破天際的震驚大吼從雪白的狐狸那副小小的身軀傳來,名叫始的人看著眼前的少年隨後帶著柔軟的笑意這麼說著。

 

「所以我說了,歡迎回來。師走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矢弦 的頭像
矢弦

water、wind、wood~

矢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